北京農家院網 >> 京郊遊 >> 京郊有機農業現狀:是否“有機”多靠小圈子信任

京郊有機農業現狀:是否“有機”多靠小圈子信任

一方面越來越多的農村勞動力向城市轉移:另一方面越來越多的城市白領“上山下鄉”務農。

這似乎是現實社會的一個縮影。前者的逃離,更多的是因為務農的比較收益低下,“從土地中刨生活越來越難了”。後者的下鄉,在國民日益頭疼食品安全的背景下,理由也顯得尤為充分。

改革開放前,中國農業因化肥等農資的短缺,大體上仍沿襲傳統的有機農業模式。後來,受高投入、高産出的“石油農業”(又稱化學農業、無機農業)模式沖擊,中國農業逐漸對化肥、農藥産生了依賴性。

盡管這種模式在消滅饑餓方面發揮了作用,但不得不承認,伴随而來的是嚴重的生态環境問題。尤其是在并不完善的市場環境下,更容易産生食品安全問題。

新農人的“自救”

中國科學院植物研究所研究員蔣高明對《第一财經日報》記者說,在國外,盡管生态農業的叫法各異,但是宗旨和目的是一緻的:就是在健康的土地上,用健康的生産方式,生産健康的食品,提高人們的健康水平,促進農業的可持續發展。現實中,支持有機農業,保護的不但是自己,還包括家人的健康,也相應地保護了環境。

目前,消費者的覺醒已經使得有機農業有了市場,而且整個市場份額雖然不大,但還是在逐漸增加的。

消費者們中的一部分,已經開始了自我角色轉換。

易新鮮生态有機農場的創始人曹岩松對本報記者說,最初承租農民土地,進行有機農場嘗試的時候,更多的是為了“自救”。當然消費者除了自己,還包括周邊的朋友。

沒有有機肥,就不會有有機食物。在有機農業生産基地中,種養結合,是比較理想的生态農業的模式。至于農場本身是“禽糧互助”,還是“稻鴨共生”、“稻田養魚”都不重要,關鍵是是否有有機肥料存在。

注重實踐的蔣高明,2006年7月在自己的家鄉—山東省平邑縣蔣家莊成立了弘毅生态農場。弘毅生态農場的土地多為農民不願意種的澇窪地以及山嶺薄地。

目前,既有種植又有養殖的弘毅生态農場已經能夠完成自循環。生态農莊的重要光合産物來自大田糧食生産。這部分區域的重點是捕獲太陽光能,并固定碳,同時生産糧食和稭稈。如果去掉人工等成本,效益是不明顯的。

更重要的是,大田所産生的稭稈再配合糧食,可以用于飼養牛、羊等反刍動物。所産生的肥料,又能夠用于生産能源和有機食物,利用反刍動物就實現了稭稈等廢棄産物的第一次升值。

再輔以有機食物生産區,不但生産有機蔬菜,還生産有機水果。因為大量使用有機肥,按照國家和歐盟的标準生産有機食品,優質優價,可實現畝收入萬元。

此外還有庭院經濟區、鄉村經濟開發區、能源生産區、休閑娛樂等其他功能區。

在蔣高明的實踐中,實現生态循環的有機農莊,能夠獲得比現今農業模式更高的收益。

在他的未來設想中,農業的功能應該是綜合性的,不單純是産業,應該包括但不限于文化、旅遊、休閑、養老等多功能。

“中國農業哪怕僅10%的農莊實現有機種養,依靠城裡人的自覺消費,就可為國家解決許多諸如環境污染、鄉村能源、糧食安全、農民就業等一系列複雜的社會、經濟與環境問題。”蔣高明說。

有機農業的風險

節令更像一種命令。農業收獲的是來自于大自然的饋贈。這就使得農業,尤其是有機農業,無法擺脫自然束縛。

在生産環節,風險多來自于自然界。銷售環節,風險則多來自于市場。對于從事小農經營的農民來說,這是沒有辦法根本克服的,往往會發生增産不增收的情況。

如今的農業生産模式下,農民利潤有限,要依靠提高産量實現增收,還要承受土地污染的苦果和農産品市場價格波動的風險。

就生産型農場而言,沈陽沐諾農場的創始人黃英博對本報記者說,主要的成本包括生産物資、勞動力和經營。

“有機農業主要是天天幹活,不得閑。時間接近工業生産,勞動量接近農忙時。規模大了有人服務,規模小了全部自己來。”黃英博說。

具體來說,育苗、澆水、翻地、施肥、移苗定植、除草、除蟲等工作,需要根據生産計劃進行。由于苗不可能一次性完成,這一系列工作需要經常進行,可能十天就要一次。日常的風、雨、曬、水、蟲等災害都要管理。

有機蔬菜産量并不高,再加上銷售、運營、配送的費用,直接導緻成本高企,傳導到下遊,自然使有機食物的價格比普通食物要貴。

這就決定了消費者是中高端人群,白領以上階層。

蔣高明也說,調動農民從事有機農業的積極性并不難,隻要這種辛勞得到回報就可以。

同時消費者也應該改變消費觀念,尊重價值規律。總是希望以較便宜的價格購買到有機食物,要麼購買到的是假冒的,要麼有機食物的供應不可持續。

為了避免銷售不出去的尴尬,有機農場常用的方式是,先招募會員,然後預交費用,常年訂菜。

但有機市場的魚龍混雜,使得造假的成本低廉,很容易産生劣币驅逐良币的逆淘汰。黃英博說,這就更要求有機農業的生産者,必須是一個有良心的人,至少要有底線。要有耐心和實幹精神,不能想着賺快錢。

信任才是核心

當然,為了保證有機食物的生長環境,讓消費者獲得更新鮮、更天然、口味更純正的有機食物,嚴格按照有機産品國家标準(GB/T19630-2011)來操作,對從事有機農業生産每一單元的土壤、種植品種進行認證,設置轉換期、緩沖帶和栖息地,這是從事有機生産的必要條件。

這對于從業者來說自然是一項不菲的費用。高昂的成本也相應提高了從事有機農業的準入門檻,将大部分缺乏資金的中小企業排除在外。

不過這并不意味着中小企業就沒有生存之道。

對于從事這個領域的中小企業來講,更多的是依賴于消費者對生産者的信任。比如,CSA(社區支持農業)模式更強調的是“分享”,通過城鄉社區相互支持,發展本地生産、本地消費式的小區域經濟合作。

具體來說,消費者與生産者在共同分享有機農場的收獲時,也要共同承擔其中的風險。由于是預先支付菜款,所以如何降低來自于自然界的風險,就尤為重要。

分享收獲(北京)農業發展有限公司負責人石嫣認為,消費者重視的不是概念本身,而是産品是否可靠,他們的消費是否能得到足夠的尊重。

“生産者和消費者之間建立起互信,這是中小企業與消費者所能達成的認證有機食物的最低成本。”程存旺說。

在北京周邊,本報記者觀察發現,有機農場的規模大多并不大,以幾十畝居多。曹岩松對本報記者表示,因為都是朋友,彼此熟悉,在其他信任體系嚴重失靈的情況下,這種信任成為基本保障。

曹岩松表示,農場的規模小,意味着與消費者的溝通成本很低,也便于形成小衆化的生産和消費者的一體化。更何況這是供應朋友圈的消費。

“小衆化的溝通和互信,誰還會在意是否認證呢?”黃英博認為,隻有上了規模的企業,因為沒有辦法做到個體溝通,客戶太多了,溝通成本太高,所以就通過認證,通過第三方實現信任。

但是,基于信任建立起來的消費,因為監督成本較高,導緻約束條件很少。利益驅動下,行業也存在混亂情況。

蔣高明認為,騙一時騙不了一世,通過市場的選擇再加上政府的監督,充分保護消費的知情權、參與權,才會恢複消費者的信心。大浪淘沙,總會保留行業的優秀者。

不過,即使如此,有機農産品要徹底替代普通農産品很難。目前,有機農業在整個農業生産中所占比重不高。

“當生産者可以堅持無農藥和化肥的種植方式,改變也就開始了。”石嫣說。

點擊量: 發布時間:2013/9/4 15:27:13
最新京郊遊新聞
京郊流水量最大的瀑布
京郊農業種植好創意 蘋果樹像葡萄一樣爬藤架
京郊“葫蘆村”民俗旅遊主推“葫蘆宴”
京郊遊懷柔龍潭澗、幽谷神譚甜泉可直接泡茶
北京市旅遊考培中心召開“百千萬”京郊旅遊培訓總結表..
京郊遊從業者 将接受培訓
勾勒京郊旅遊發展方向
京郊十佳山莊度假村
京郊旅遊熱點推薦
夏季避暑京郊遊 玩轉京郊十大特色鄉村
十大活動炫亮首屆北京農業嘉年華
京郊遊也可以很精緻!
尋找京郊最美山色
2011京郊年會全攻略
京郊引導發展觀光采摘型菜園
“過夜休閑遊”将成為鄉村旅遊的未來亮點
北京周邊荷花池推薦--2008荷花節
http://m.juhua222633.cn|http://wap.juhua222633.cn|http://www.juhua222633.cn||http://juhua222633.cn